<address id="dnpj1"><form id="dnpj1"><nobr id="dnpj1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ub id="dnpj1"><listing id="dnpj1"><mark id="dnpj1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npj1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往期雜誌查閱
              按總期數:第
              按年份期數:
               首頁 > 區域聚焦 > 正文
              香港北部都會區的意義、使命和聯想
              ■ 王京生 [第3523期 2022-08-08發表]
              ▲香港北部都會區,將集合港深兩地優勢,匯聚海內外人才,成為推動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的重要引擎。圖為落馬洲河套地區。(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)

              去年10月6日,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任內第五份施政報告中正式提出,建設“香港北部都會區”,推動大灣區進一步融合發展。林鄭在電臺節目中直言“北部都會區會是一個‘製造財富’、賺錢的規劃。”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▲圖為前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(左四)於2021年2月13日視察落馬洲河套地區,了解各項工程和計劃的進展。(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)

              去年10月21日,時任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在“中法大灣區企業家峰會暨粵港澳大灣區企業家聯盟四周年慶典”上表示,香港北部都會區,將集合港深兩地優勢,匯聚海內外人才,成為推動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的重要引擎。今年4月29日,李家超正式公布的參選政綱四大綱領中著重提出了“開發北部都會,激活發展引擎”的內容。今年7月7日,香港立法會全票通過“共建深港口岸經濟帶”議案,表達了香港立法會議員對新一屆特區政府深化深港合作的期待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香港北部都會區的橫空出世,不僅值得深圳人、大灣區人高度關注,而且值得所有中國人,乃至全世界高度矚目。我把它概括為“六個空前”:

              一是規劃空前。從香港被作為英國的殖民地到香港實行“一國兩制”以來,這次的北都會區建設規劃都是一個空前的規劃。北部都會區面積約300平方公里,香港的陸地總面積1106.66平方公里,排除離島和海域,北部都會區佔香港陸域面積的近三分之一。而這個規劃的主要目的,是接受深圳的輻射。原來,香港的發展一直是往南再往南,圍繞維多利亞港發展海洋文化。這次規劃是香港主動接受深圳的輻射,也是香港與深圳進行對接的重要舉措。用一句話來說,這是香港的一次“南北貫通,北上對接”。

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,北部都會區的這次規劃,是香港政府獨立完成不了的,我認為它背後站著的,一定是更強大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人口移動空前。截至2021年底,香港總人口為739.47萬,北部都會區計劃未來建設90.5萬-92.6萬套住宅,規劃容納約250萬人,北部都會區的人口將會占到香港人口的三分之一。這意味著人口的移動是空前的,人才和高端產業都會在這裏匯聚。人丁興旺,必將帶來經濟騰飛。由於人口的集聚,也將會帶來一系列的商業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三是跟深圳7個口岸對接空前。香港北部都會區與深圳的羅湖、文錦渡、皇崗、沙頭角、深圳灣、福田、蓮塘7個通關口岸全部連接。今天,站在香港看深圳,都是高樓大廈;站在深圳看香港,都是田園風光。這種情況將大大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2019年,經深圳口岸出入境人員2.4億人次,日均66萬人次;出入境車輛1431.1萬輛次,日均3.9萬輛次;深圳海港口岸集裝箱吞吐量2576.9萬標準箱;進出口貨物17828.8萬噸。這裏已經是世界上最繁忙的陸域口岸,隨著北部都會區的隆起,這裏將更加興旺。
              深圳市決策諮詢委員會常務副主任、深圳智庫聯盟理事長高振懷建議,建設包括前海合作區、南山區、福田區、羅湖區、鹽田區、大鵬新區在內的面積約602.68平方公里的“深圳臨港都市帶”。602平方公里與香港北部都會區300平方公里無縫銜接,形成“深圳臨港都市帶”。這個建議實實在在,也是深圳積極回應香港北部都會區建設、推動深港合作的舉措,如果實施,肯定會讓深港雙方受益。

              四是世界上一流城市對接空前。香港和深圳都是全球的一流城市。在全球城市實驗室(Global City Lab)編制的2020年《全球城市500強》報告中,香港位列第10位,深圳位列第37位;去年,英國知名智庫(Z/yen集團)與中國(深圳)綜合開發研究院聯合發布的第30期“全球金融中心指數”顯示,香港在世界金融中心上排名全球第3位;上??茖W技術情報研究所發布的《2020國際大都市科技創新能力評價》報告顯示,在全球50座國際樞紐型和節點型城市中,深圳科技創新能力綜合排名第3位,香港排名第10位。香港與深圳這樣的城市進行強強聯合,在全世界上看,也是空前的。這就是霍爾等所說的“巨型城市區域”概念。根據《美國2050展望》,巨型城市區域被認為是未來美國參與全球競爭、保持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的核心空間單元和動力來源。香港與深圳,如此強大的兩個城市,完全無距離、無縫銜接世界罕見。僅從聯繫緊密度上看,直接超過紐約-波士頓,東京-橫濱等這樣的灣區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五是有可能形成全世界空前的最大最高端創新市場。 “創新市場”是2020年我在寫《創新市場論》時,根據5年的“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”研究基礎,對創新進行分析研究時得出的概念。

              我認為創新市場:第一,它與商品市場、勞動力市場、資本市場一樣,是我國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。第二,創新市場分為三類:即基礎研究創新市場、應用研究創新市場和試驗發展創新市場。第三,我們當前創新的最大優勢是新型舉國體制,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兒,但這種體制必須要有創新市場作為基礎。而在這方面,我們還是薄弱的,與美國、德國、日本等發達國家還有較大的距離。

              我認為,創新市場是決定中國能否成為創新型國家的基礎和關鍵。深圳的創新之所以能夠一直走在前面,就是因為創新市場比其他地區發達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香港將北部都會區定位為高新技術產業發達的國際創新科技中心。目前香港以金融業為主,深圳的金融業同樣發達,北部都會區未來重點發展科創產業,而科創產業恰恰是深圳的強項。在這裏,我們運作得好的話,再加上有香港國際貿易港和深圳創新能力強的優勢,就能成為全世界最強大的創新市場。創新市場也是決定深圳和北部都會區,乃至整個大灣區是否能夠成功的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六是有可能成為改革開放以來商業制度平移的空前樣本。香港的優勢是世界級的自由港,這些年,自由貿易港的制度為香港的經濟發展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隨著北部都會區的建設,香港經濟重心北移,以及深港通關的需求加大,在經濟發展中需要商業制度的平移。因此,深圳應該藉此機會,平移香港的商業制度和國際規則。同時,也發揮我方的優勢,通過制度創新,以北部都會區促進大灣區的一體化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7月1日,習近平總書記親臨香港視察,出席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大會並發表重要講話,全面開啟香港發展新階段,在“一國兩制”實踐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,對廣東、深圳改革發展具有重大意義。 7月以來,香港方面正著力推動北部都會區建設,深圳也奮力搶抓機遇大力推進深港合作,啟動了新一批重大深港科創發展產業園區,簽約了一批深港合作科技企業及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“春江浩蕩暫徘徊,又踏層峰望眼開。風起綠洲吹浪去,雨從青野上山來。”香港北部都會區的建設,將強化香港與深圳人流、物流、資金流、信息流、數據流的對接,必將帶來深港兩地和粵港澳大灣區的飛速發展,創造更偉大的輝煌。


              經導全媒體矩陣
              經典時刻
              總編輯話你知
              識港--在這裏認識香港
              《經濟導報》電子雜誌3523期
              新時代新征程
              經導系列雜誌-《中國海關統計》
              《經濟導報》經典版面
              聚百艳AV导航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npj1"><form id="dnpj1"><nobr id="dnpj1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dnpj1"><listing id="dnpj1"><mark id="dnpj1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npj1"></address>